初尝禁果的滋味



哐!又一块木板砸向地面,这已经是第九块了,地面还在不停地震动,越来越强烈了,是强震,关于这一点,我很清楚。“哥哥”,“持田君”,身后传来妹妹急促的声音,“由香,直美,良树,步美,大家快跟上,马上就要到了”,“咚”,“持田君,这已经是第五声钟响了”,可恶,就差一点了,绝不能失败,这是雪用最后的意识换来的唯一机会,一定要在七声钟响前……“喂,哲志,时间不多了”,“良树,直美和步美就拜托了,一定要到出口啊”,“由香,加再坚持一下,别院走廊就在前面了”别院的走廊死一般寂静,因为这里也只剩下我们五个人了。当然,还有弥漫在周围的亡灵。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似乎想将这里的血腥洗净,却显得是那么的无力。“总算赶上了,你们也太重了,看来力气大还是有好处的”,“辛苦了,良树,好了,都到齐了,开始吧,离开这里”,“幸子小姐拜托了”,当我们同时念出咒语后,一道白光闪现,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只记得当我醒来时,周围的景象让我以为在做梦,整齐的课桌椅,干净的黑板,窗外的高楼大厦……我兴奋地大叫:“我们回来啦”,这时不远处的直美,良树,由香,步美也相继醒来,看到四周的一切,大家都欣喜若狂,我想当时的心情别人是无法理解的。 

没人知道我们在今晚经历了什么,对我们来说,那是永远都不愿提及但又无法忘却的噩梦,多希望那真是一场梦,可残酷的现实在诉说着,那并不是梦,片刻后,我们由重新回到现实的兴奋转为无限的悲楚,现在是晚上9点,两小时前还在一起嬉笑打闹的挚友,世以子,茧,森繁,还有为了我们而舍弃自己性命的结衣老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大家,明天一定要来上课啊”,“恩”,不用说,我们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回到家中,由香由于太累很快就睡着了,而我却一直呆呆地坐在床头,想着今晚发生的事,也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中,我闭上了那沾满泪珠的双眼。 

昨晚我居然睡得出奇的沉,早上按时来到学校,本想时间也许会抹平我们内心的创伤,没想到发生了一件令我们木瞪口呆的事实,班上的同学在数字上一个未少,而且提及已经离开挚友和结衣老师时,居然所有人都说从来没有这样的人,去校长室查资料,关于她们的信息一概全无,此时班长步美手里正拿着昨天晚上拍的照片,看着照片里她们甜蜜的笑容,我们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为什么,为什么连她们曾经存在于世的事实都要剥夺,不,这不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的哭喊几乎是歇斯底里,此时,周围的人却向我们投来的异样的目光…… 

   【序幕完】 

我的名字是持田哲志,是如月学院的一名高中二年级学生,喜欢班上的中岛直美,感觉到她也喜欢我,只是我们都没有说破,每天放学都和直美同学一起,当然,还有她的死党,藤原世以子,平静而美好的日子就这样一直持续着,直到那一天,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班上同学铃本茧第二天就要转学了,那天晚上,在班长的提议下,包括我和我妹妹在内一共九个人玩了“幸福的幸子”游戏,为了让我们的友谊永存,却没想到这游戏竟然会成为噩梦的开始,之前有所耳闻的天神小学校儿童绑架杀人事件,据说那万恶的校长也因此自杀,事后天神小学校也就关闭了,而我们所在的如月学院正是在当年天神小学校的废除地上重新修建的,没想到因为那个游戏,我们竟然真的来到当年的天神小学校,在这充斥着罪恶和亡灵的天神小学校,我们永远地失去了世以子,茧,森繁,还有结衣老师,虽然最终在当年受害儿童之一“雪”用仅剩的意识帮助下,我们得以逃脱从而回到现实世界,可是失去挚友和老师的痛是无法平息的,在得知她们在世上存在的信息仅留我们心中时,更是接近于崩溃…… 

“直美,吃点东西好吗”,说话的是直美的母亲,“哲志君,她从今天回来就这样了,一直念叨着世以子的名字,你认识这个叫世以子的女孩吗”,“阿姨,难道你真不记得了吗,那个经常都和直美在一起的女孩,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一起吃您做的饭菜,您真的没有印象了吗”,“对不起,我实在不记得有什么女孩子来过我们家”,“是嘛,我知道了,请让我来照顾直美吧,您先休息下”,“好吧”。我轻轻推开虚掩着的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清澈的脸上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两眼无光,直勾勾地盯着手机上世以子的照片和短信,整个人感觉无比的憔悴,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出现,我轻轻地抚摸她的背,让她感到不孤独,她没有拒绝,在这种环境下我也只能保持着沉默。突然,直美整个人扑倒在我怀里,疯狂地哭起来:“持田君,世以子她确实存在的对吧,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吧,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我亲手杀了她,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当然,她当然存在,即使只存在于我们几个人的记忆中……别这样了,世以子不是根本没怪你吗,她肯定不希望直美不开心吧,所以为了世以子,坚强起来,好吗”,“恩,哲志……”直美的确是累了,静静地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看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安详地闭着,我想她在梦境里应该是快乐的吧,玲珑小嘴微微上翘,看起来真可爱,纤细白嫩的颈项,娇小而富有弹性的胸部随着呼吸有节奏的浮动,之前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直美的身体,她的胸部不是很大,当然也不是机场,大概有B+吧,前两次无意中碰到已经充分感觉到弹性十足,因为是在家里,没有穿平常那白底深蓝条纹的水手服,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件浅黄色的睡裙,从睡裙上微微凸起来看,她没有穿内衣,仔细观察隐约能看见隐藏在睡裙下面的肉豆,这番景象无疑让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下面已经搭起了帐篷,封闭在帐篷里的阳物早已昂首挺起,在里面跃跃欲试,一种邪念涌上心头,我一定要得到她,可是这念头立即被理智所击溃,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看着熟睡的直美,我陷入了沉思。 

突然,熟悉的Nokia信息声把我惊醒,是直美的手机,诶,不会吧,“直美,喜欢就要大胆说哦,持田君说不定也喜欢直美的,班长好像也暗恋持田君哦,加油,直美”,让我吃惊的不是短信的内容,而是发信人栏,赫然写着“世以子”,片刻之后我惊讶的脸恢复了正常,也许是天神小学校的多重空间所致,而这正是世以子死前发的信息……下意识地看了下桌上的钟,已经晚上9点了,我把直美轻轻地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转身,离去……“阿姨,直美睡了,她很累了”,“谢谢你,持田君”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我望着点点星空静静发呆…… 

我拖着沉重的身体缓缓地穿梭在这座城市的路口…“哥,学校今天举行悼念仪式了吗?”,由香的声音让我清醒过来,到家了。“恩”,我几乎都听不到这微颤的声音,由香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就再没有多问,我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窗外,还是一片灯火通明,我走进卧室躺在床上,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直美的身体,那诱人的身体让我下身顿时硬如铁棍,我努力说服自己不去乱想,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我走进了梦境。梦里的我和直美一丝不挂,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种感觉好特别,我知道是梦,但这样的梦境让我宁愿一直这样下去,不再醒来。 

第二天,由于昨晚的梦境,我迟到了…眼前这个班主任我从来没有见过,却听同学说已经教了我们两年,一种想法由然而升,之所以大家关于世以子她们没有记忆,很有可能是另外的人进行了代替,就像面前这位我不认识的班主任一样,代替了结衣老师而存在于世,她还在不停地说教,我没功夫理会,立刻冲进教室。由于我的突然闯入,同学们都瞪大眼睛看着我,我观察了下教室,有一个空位,那是直美的,接下来我看到的是班上多了两女一男,我明白了,一切都清楚了,我因为刚刚的莽撞而向老师道歉,下课后我对班长和良树说起这事,他们很平静地说早上已经发现了,茧她们已经被替代了,只能接受这噩梦般的事实。“中岛同学呢,怎么还没来上课,我记得她和我们一起回来了呀,难道……”班长以为直美出了意外,担心得差点又哭出来,“不必担心,直美在家里休息,毕竟对她的打击最大”,我发现良树和步美正吃惊地看着我,从步美的眼神我看出些许醋意,难道步美喜欢我,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当天的课可想而知,基本上没听…也许太想直美了,晚上在梦境里又与她相遇,还是那样的缠绵,那样的温馨。 

又过了几天,教室里那张课桌依然空着,这几天都没见到直美,只是偶尔通会儿电话, 

在梦里却和她极尽缠绵,上课也无法集中精力,所以我决定今天放学后去看她,放学后我直奔直美家,到车站后看到告示:“由于京神本线天神町踏切发生人身事故,致使线路中断,目前途经天神町的上行线和下行线电车全部停运,事故正在处理中,请乘客耐心等待,因此延误的乘客请在到站后领取延误赔偿金和电车延误证明,敬请原谅”,不会吧,我看了下表,6点,踏切事故应该不会中断太久吧,我坐在椅子上自我安慰着。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告之电车延误要稍晚回家,事实却不是如此,10点我才坐上电车,赶到直美家时已是深夜,我敲门进去后得知她正在上面洗澡,我走上楼听到浴室传来哗哗水声,忍不住顺着声音方向走去,脑海里浮现出直美全身赤裸的样子,突然,水声消失了,我立即倒向走,刚走到卧室门前,一头浴巾的直美就走了过来,看到是我,立即返回浴室,几分钟后一身睡衣的直美出现在我面前,脸颊还有些红润,甚是可爱,看着直美的样子我傻傻的笑,“傻笑什么呢,持田君”,后来才知道阿姨让都内心理名医来为她疏导,果然是名医啊。“喔”,我还是傻傻的笑着,心里却想马上能扑上去那该多好,可是理智让我不能这样做,“别傻站在那儿了,进屋吧”直美笑着,那天真质朴的笑让我感觉像是在做梦,可是肩膀上传来的温度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现实,清醒后我猛地回头,“啊”,直美因为我突然的举动而吓得没站稳,整个人向前倾,我赶快扶着她,以免摔倒,这时我感觉到手上软软的,我看向直美,她正用亮闪闪的大眼睛看着我,脸上泛起红晕,“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这才发现我手扶着的不是别的,正是直美那娇小富有弹性的胸部,感觉好柔软,真想一直保持这样,但那是不可能的,我把手迅速拿开,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唉,我不敢看直美的表情,我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在瞬间凝固。 

“那个,持田君,班长他们还好吧”,直美的话打破了尴尬的局面,“恩,对了,你很久没上课了吧,他们都很担心你呢”,“对不起,我已经没事了,明天就去学校”,“好,那你早点休息,知道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明天见,晚安”,“晚安,哲志”,回到我家的时候都已经接近午夜了,屋里一片黑暗,看来大家都睡了,我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直美刚刚走出浴室的样子,自然的,下面的铁棒再次挺了起来,我闭上眼睛,希望快点进入梦境,和直美缠绵,我似乎爱上了这样的梦境,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天天都有这样的梦境。 

当我醒来时,窗外已是阳光明媚,不好,又要迟到了,赶紧拿上早点,箭一般的冲向车站,贴在车站的告示让我松了口气,这条线最近怎么接连发生事故,由于电车延误,我理所当然的迟到了,当然,这次老师没说什么,只是让我赶快进教室,我进教室第一眼就注意坐在座位上认真听课的直美,看到我进来后立刻板着脸,但随后就嘻嘻地坏笑,她这一举动把我弄得浑身不自在。晚上,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思考,从那天到天神小学校,再到现在,三次接触了直美的胸部,她都没在意,再结合她对我的态度综合分析,她应该是喜欢我的,恩,一定是这样,决定了,明天向她表白,之所以选择明天,是因为明天是土曜日,学校晚上会有活动,到时候可以借散步为由和直美单独在一起。急着向直美表白是我发现我真的爱上她了,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我的心,当然,还有个原因,那就是想那个梦境变成现实,就这样,我带着傻傻的笑睡着了。 

“直美,这里这里,快看”,“好可爱,你看,中间那只小老鼠”,“哈哈,持田,快来看,好好笑”,开朗的笑声,大家终于都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而我,今天有正事,所以对良树说道,“岸沼,你们先玩,我现在有点事”,紧接着凑到直美耳边:“直美,过来一下”,“步美,我现过去一下,你们慢慢看”,“知道啦,你们好好玩”良树带着点坏笑,我知道良树希望我和直美在一起,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放手追班长,班长喜欢我他肯定是知道的,少了我这个情敌,对于他是件无比开心的事情。我和直美漫步在学院的林荫道,就像一对情侣一样,我鼓起勇气,突然抱着她:“直美,我喜欢你,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显然,直美对我的突然行为毫无防备,我感觉她柔软的胸部在起伏,“恩,其实,我也喜欢持田君”,稍平静了一会儿,直美略带羞涩的回应到。我慢慢地松开直美,看着她那可爱的樱桃小嘴,忍不住吻了下去,直美只是静静地闭上眼睛,轻轻张开嘴唇迎接我的舌头,她生涩地用香舌迎合着我,我们拥抱在一起,深吻……晚上我把她送回家,一个人走在那条熟悉的街道,不同的是现在我心里是美滋滋的,回到家后我不时地傻笑,弄得由香以为我受刺激了,不敢和我说话,我自然没有觉察到这些,我躺在床上回味着下午发生的事,这时我想到了那个梦境,也许真的快变成现实了吧…… 

自从那天和直美接吻后,我的脑子里总是浮现出直美诱人的身体,当然梦境里她的裸体是模糊的,我渴望得到直美的愿望愈发强烈。这天午后,我们在学院散步,行至那条林荫道,由于这里一般情况下是没人的,我突然停下脚步转向直美,然后慢慢地靠向她的唇,她闭上眼睛迎接我的吻,我感觉她很陶醉也很享受,于是我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在她上身游离最后停留在她的酥胸上,轻轻地揉捏,因为在学校,我们都穿着校服,还好是夏季,隔着薄薄的水手服我能感觉到那两粒肉豆,直美没有拒绝我的侵犯,还不时地发出点娇哼声,这让我更加放肆本来是想解开她的衣服好好欣赏里面春光的,因为在学院里,我即刻打消了这个想法。我右手从下面伸进直美的衣服里,如此细嫩的皮肤,此时我的小弟胀痛难忍,我努力抑制,然后慢慢地向上探索着,手指刚碰到直美的胸罩,就立即滑了进去,真实的触感,手掌刚好握住那娇嫩的美乳,我用手指轻轻地揉捏那粒肉豆,我感觉到直美已经动情了,随着我的拨弄不时地发出低吟,正当我以为她今天要属于我并进一步行动时,我发现事与愿违,我用左手伸进她的校裙时,她用手阻止,那力道让我只好作罢。我又用双手柔搓了一会儿她的嫩乳,然后把手拿出来,整理好她的衣服,最后又深深地吻了她一下,我们才慢慢向教室走去。下午的课基本上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脑海里全是中午发生的一切,怎么也挥之不去。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虽然差一步,但仔细想想,今天已经成功了,下次争取彻底地得到她,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梦里又是一片翻云覆海,这一次我看清了直美的裸体,是那么的真实,诱惑中带点羞涩,现实中的直美也是这样吗,现在的我迫切想知道…… 

恋爱时总会觉得时间过得太快,看来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不知不觉又过了几个星期,这段时间我和直美经常去学院后面的林荫道拥抱,接吻,有时也亲密一下,当然也仅仅限于上半身,每次忍得我难受得无与伦比。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彻底忘掉天神小学,忘掉世以子,忘掉让她害怕的一切,表面上看来,直美和以前一样和同学们打城一片,学院的活动她都积极参加,和刚回来那几天简直是两个人,但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发神经的没事去勾起她的回忆,可是世间万物总是那么的离奇,我怎么都想不到,正是这段不愿提及的记忆,让我的那个梦境得以成真,让我能够真切地感受到直美体内的温度。 

那天下午乌云密布,教室里早已炸开了锅,大家都在议论如果下大雨如何回家,每个人脸上一副焦急的样子,突然,一声雷响,“啊啊啊”,教室里传来女生们的尖叫声,随即暴雨倾盆而下,这时大家也不再议论了,教室里恢复了安静,这时,不知是谁突然拿起直美的手机问,“中岛同学,这个是谁啊,我一看马上倒吸一口凉气,照片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世以子,”我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世以子”,直美的声音很呆直,听到直美声音的良树和班长立即转过身来担忧地看着直美,生怕她突然爆发,直美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像是在沉思。 

晚上我送她回家途中看到新闻“由于突来特大暴雨导致电气故障,山阳新干线即可起全线停运”,过了一会儿,直美的妈妈来电话说新干线停运,今天回不来了,一问才知道,阿姨去大阪出差了,由于我们都成了落汤鸡,所以当下必须洗澡,我让直美先洗,我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今天住朋友家,挂了电话就开始幻想直美的身体,没多久直美就出来了,好一幅美人出浴图,我迅速洗好后走进卧室,直美躺在床上想着什么,“世以子,你能听到吗,我和哲志在一起了”,我慢慢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她也迎和着我,接着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离,轻轻地解开她那件黄格子睡衣,一对雪白的娇乳暴露在我的眼前,我仔细地端详起来眼前的美乳,就像是两个隆起的小山丘,每个山丘上面长着一颗鲜嫩粉红的小葡萄,看着看着我忍不住用嘴叼含起来,“嗯啊”直美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弄得呻吟起来,我看准机会,迅速褪下了直美身上唯一的睡裙,直美没想到我会直捣黄龙,当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是一丝不挂了,诱人的胴体,和梦境里不同,这次是真实的,我认真地看着直美下体那神秘地带,娇嫩的阴阜堪称完美,那粉红的水帘洞口漂亮至极,随着我的爱抚不时地流出潺潺溪水,我把手放在直美修长滑嫩的美腿上,轻柔抚弄,未经人事的直美哪里受得了这番攻击,连连发出呻吟,我不动声色地将手慢慢上移,小腿到大腿,最后穿过一片刚刚生长的丛林来到水帘洞前,看直美似乎很沉醉,我也没停下,用手指在洞口打转,不时地揉捏一下,慢慢地,洞口微微打开了,我的食指顺势闯入洞中,这时,直美突然身体一颤,从快感中清醒过来的她发现我的手指已经闯入她的神秘地带,“不要”,声音有些颤抖,“我爱你,我要你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会爱你一生一世”,“可是,我们才……啊”,就在直美说话的时候,我把食指退出,同时吻上了她的嫩穴,毫无疑问,这刺激让直美很享受,这时,洞口开始流出,我全盘皆收,我抬头看见直美红彤彤的脸蛋,可爱极了,我掏出高昂的小弟,放在直美的洞口,“直美,我要开始了”,“轻点,我怕,疼”,“放心吧,我怎么会舍得把你弄疼呢”,得到直美的通行证,兴奋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立刻将硬如铁棍的小弟送入我朝思暮想的美穴中,但是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直美的阴道很紧,我的小弟难以前进,每前进一步都要伴随着直美的尖叫和从下身传来的痛感,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左右,直美洞里放的水量开始增多,我也感觉到隧道比刚才润滑,现在还等什么,速度前进,结果刚一启动就碰到一道门,我欣喜若狂,来回在门后徘徊了几次突然用力,“啊啊啊啊啊”直美传来了声嘶力竭的叫喊,我立即紧急制动,直美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用手在她的身上轻抚,几分钟后,见她表情逐渐恢复了,我又立即启动,慢慢地前进,不久便到了另一个隧道口,我知道不能前进了,停顿了一下,就开始前后运动起来,“嗯嗯嗯”,我知道直美已经发情了,于是便加快了速度,“啊啊啊,哲志,用力,好舒服,再快点”,直美的声音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刺激,我再次加快了速度,“啊啊啊,好棒,好爽,啊啊”,没过多久,我突然感到无比兴奋以至于控制不住自己,闷吼一声后,在直美的体内一泄千里,把精液全部送入子宫口。 

直美几乎和我同时高潮,我无力地趴在直美身上,我们都喘着气,过了几分钟,我才把小弟从洞中取出,抚摸着直美的身体说道“我们去洗个澡好吗”,“嗯”,直美轻轻点了点头,在浴室,我们认真地清洗着对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特意漱了口,然后拥抱,接吻,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直美依偎在我身上疑惑地看着我,“哲志,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吗”,“当然了,怎么突然问这个”,“没什么,嘻嘻”,说完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刚刚疼吗”,我关切地问,“恩,刚开始很疼,不过后面感觉很舒服,你好棒,嘻嘻”,“真的?那再来一次”,听到我说再来,直美的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似的,“不行,今天好累,改天吧”,直美红着脸说这些话的时候,简直是太可爱了,“好啦,逗你玩呢,睡觉吧,晚安”说着忍不住弹了一下直美的鼻子,“晚安,嘻嘻”,直美居然用力弹了我的小弟一下,小弟立刻肃然起立,我看着旁边入睡的直美,再看着昂首的小弟,只留一声叹息,唉! 

阳光和煦地从窗户照了进来,暖意传到脸上,今天还要去上课,我下意识地用手抓了抓旁边的直美,脑海里呈现着直美白嫩的娇乳握在掌中的情景,然而我只抓到了空气,原因很简单,直美已经一身水手服地站在我面前了,“哲志君,早安,请用餐,嘻嘻”,一阵香气扑鼻,看着直美可爱的模样,我突然从床上起来给了她一个吻,同时用手去抚摸她的胸部,“讨厌,起来啦,等下要迟到啦”,我一边玩弄她的嫩乳一边说道“怕什么,昨天新闻说了,电车故障”,“真的?”,“当然,宝贝儿,来亲热下”,我们在床上缠绵了一会儿就起来洗漱用餐,然后一起向车站走去,说实话,我心里没底,的确是电车故障,但那是新干线,与我们无关,离车站越来越近,我心跳急剧加速,在车站前看到一群工人,不远处还停着一列电车,天助我也,真的故障了,临近中午我们到学校发现很多人都是才到,都在门口登记呢,一问才知道是天神町区间铁道供电瘫痪,导致上午所有电车全部延误。“哲志君消息还真灵通呢”,直美笑嘻嘻地说道,呵呵,什么灵通啊,只是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登记完毕,我们就和大家和平常一样,一起向教室走去…… 

【完】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