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白皙的少妇




米切尔的皮肤非常白皙,一旦性欲高潮到来,她的身体都会明显发红。埃德华多继续为她口交,直到她马上就要达到高潮的时候才停下来,让她慢慢从性欲的顶峰平静下来。让我感觉恐惧的是,埃德华多趁米切尔不注意,开始把自己的裤子朝下拽,并且慢慢从她的下身朝上爬,最后趴在了她赤裸的身体上。很快,他们的嘴唇就亲吻在了一起,各自伸出胳膊紧紧地搂住对方,非常激情地舌吻起来。
  埃德华多用自己的右手抓着米切尔的左手拉向自己的下身,虽然因为角度关系我看不到他们在做什么,但也能猜到他一定是把她的手按在了他的阴茎上。果然,只见她吐出他的舌头,惊讶地叫道:“埃德华多!你的东西好大啊!——快让我看看它!”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欣喜和兴奋。
  埃德华多翻过身平躺在床上,米切尔坐了起来,这样一来她仍然遮挡着我的视线。她带着非常钦佩的口气对埃德华多说:“啊,太漂亮了!我真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粗大、这么坚硬的东西!它怎么能这样竖立在你的小腹上啊!”
  说着,她挪动着身体来到他两腿之间。
  这下我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埃德华多了。不错,米切尔说得对,他的阴茎真的非常粗大——我猜它至少有8英寸长……比我的长好几英寸呢!我可真弄不明白,同样是男人,阴茎的差异咋就那么大呢?
 ⊥在我仍然纳闷阴茎差异的时候,突然,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米切尔一下爬到了他的身上,伸腿跨在他的小腹部,手握着他的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先在她湿润的洞口和阴唇上摩擦了几下,然后使劲往下一坐,把整根阴茎[全本完结]全套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哦哦哦哦哦!……上帝啊啊啊啊!……埃德华多,你实在太棒了!哦,你肏得我……哦哦,上帝啊啊!……”
  她夹着他雄壮的生殖器上下起落着,兴奋地呻吟着。她和我做爱时从来没发出过这么淫荡、刺激的叫床声——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兴奋的激情,不断恳求他肏她,肏得越狠越好!
  这时,埃德华多双手抓着她的屁股,起身成为坐姿,而米切尔的胳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丰满的乳房紧贴在他厚实的胸脯上。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米切尔蠕动着身体,让他粗大的阴茎继续在她的身体里上下缓缓抽动着。接着,埃德华多大手托着我妻子的屁股慢慢站了起来,他站在床上继续前后晃动着屁股,让他的阴茎在我妻子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对于身体非常强壮的埃德华多来说,我妻子60公斤的体重根本不在话下,他非常自如轻松地抱着她奸淫着。
  两个人用这样的姿势肏了十几分钟以后(我可以确定这样的做爱方式给了米切尔非常大的刺激,她在这个过程中至少达到了一次高潮)埃德华多将我妻子放倒在床上,趴在她身上用最传统的方式继续奸淫她。
  从埃德华多走进房间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其实他和我在许多方面喊蛮像的:同样的身高,同样的头发颜色,基本相同的身材(只是他比我强壮许多)这不免让我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她想借埃德华多的种子怀上一个孩子吗?
  结婚5年来,我们夫妻一直想要个孩子,但是总也怀不上,后来经过检查,医生说我的精子数量偏少。虽然精子数量没有少到毫无希望,但也很不容易让米切尔怀孕。医生建议说,我们夫妻要在米切尔的排卵期尽量多做爱。一年前,米切尔终于怀上了孩子,可惜几周以后就流产了。从那以后,我一直也没能再次让她怀孕。最近几天正是米切尔最容易怀孕的日子,现在她就带回来一个和我非常相象的男人疯狂做爱,很难不让我有这样的联想。
  在埃德华多猛烈地抽插中,米切尔不断喘息、尖叫着,她紧紧咬着他宽厚的肩膀,竭尽全力忍耐着他的冲击。当她的头倒回到枕头上的时候,我看到她在埃德华多肩膀上留下了两排鲜红的牙印。
  埃德华多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她咬上了他,仍然挺着粗大的阴茎像打桩一样疯狂蹂躏着我妻子娇小的身体。他一边抽插一边喘息着说道:“米切尔,你准备好了吗?我要更狠地肏你了,还要在你的身体里射精!”
  “当然,哦,我早就准备好了,埃德华多,使劲肏我吧!把你精液都灌进我的子宫里吧!哦哦哦……对,对,就这样……使劲肏我,对,对!……”
  他的抽插连续摩擦着她的G点,刺激得米切尔浑身颤抖,兴奋地高声尖叫着。
  我能看得出来,埃德华多很明显已经射精了,只见他将阴茎深深地插在我妻子的阴道里,每一次抽插都要将阴茎插到底,而且抽动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最后,他们紧紧拥抱着,嘴唇贴在一起亲吻着,相互温柔地抚摩着对方脸颊。
  这时,我已经[全本完结]全明白了,其实米切尔早就计划好了,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按摩。她一定费了不少工夫找到一个和我比较相象的男人,一旦被他肏得怀上了孩子,也可以因为长得和我比较相象而让别人认为那就是我们夫妻的亲生孩子。
  我想,也许我应该对她表示感谢,但现在我内心却充满了悲凉的感觉。没错,她是有孕育孩子的权利,但我们可以去做人工受精,或者生个试管婴儿啊!以前我们也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但那都是在我愚蠢地鼓动我妻子看着我奸淫那个女孩子,我们一起玩3P之前的事情了。
  现在,我意识到,她之所以同意帮助我实现我的性幻想,就是为了给她自己找一个借口,让她可以心安理得地与别的男人性交并怀上他的孩子。想到这里,我感觉非常痛苦,阴茎也迅速变软了。当埃德华多疯狂抽动着把大量精液射进我妻子阴道的时候,我的阴茎却垂头丧气在我两腿之间疲软地低着头。
  终于,床上的两个人松开了紧紧搂着的手,相互低声说了几句情话后,就一起走进了浴室。接着,我就听到浴室里传来淋浴的水声。很显然,他们在一起洗着澡,边洗还边说笑调情。当然,我也听到了其他声音,比如米切尔突然的尖叫声、肉体的碰撞声和达到高潮的呻吟声。最后,所以声音都停止了,我突然感觉到些许安慰——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埃德华多就要离开了,米切尔就要打开铐着我的镣铐了,而我则要独自跑到地下室去号啕出满腹屈辱和难堪。
  两个人从浴室回到了卧室,一边走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身体。
  “亲爱的,”
  米切尔对我说道,“现在我要把你头上的摄象机拿下来了,还要拿掉你口里的口塞球,但是,你要保证不要乱说话,或做出什么事情来——要乖一点,好吗?”
  我无奈地、听话地点了点头。以往的经验告诉我,现在说任何话,做任何事情都是徒劳的。米切尔拿掉摄象机,又摘掉我嘴里的口塞球,让我张得已经麻木的下巴终于可以合上了。
  米切尔把口塞球放回到抽屉里,但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她把摄象机捆到了自己的头上。我想,大概她还要再拍一些她和埃德华多的亲昵镜头吧。
  “你丈夫看我们做爱时好象很兴奋呢。”
  埃德华多说道。
  “我知道,”
  米切尔回答道,“他那东西硬得像石头一样——不过没有你的硬,但也是他最硬的时候了。可是,现在他已经软了。我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让他再硬起来?”
  她问道。
  埃德华多走过来,很轻松地把我从椅子上提起来扔到床上。虽然我非常讨厌这样没有自尊地被他从椅子上挪到床上,但一想到接下来我可能要和米切尔做爱就又有些兴奋了。能够当着埃德华多的面和我妻子做爱,如果我也能让她达到非常激烈的性高潮,至少可以让我在埃德华多面前找回一些自尊,也不至于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了。
  米切尔爬上床,靠在我身边,温柔地亲吻着我,轻声说道:“现在我们要让你感觉非常快乐,亲爱的。刚才埃德华多来的时候打断了我们,现在我们继续口交吧,好吗?”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太好了,”
  我妻子转头对埃德华多说道,“现在你可以开始了。”
  让我非常震惊的是,埃德华多一下钻里了我的两腿之间,抓着我疲软的阴茎塞进他的嘴巴里,开始吸吮起来。
  我挣扎着对我妻子说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做,但她立刻用嘴唇堵住了我的嘴巴,和我热烈地亲吻着。然后,她吐出我的舌头,挺起身把一个乳头塞进我的嘴里,命令我吃她的奶。我不想惹她生气,只能听话地吸吮着她的乳头,但是,我真的不喜欢被另一个男人吸吮阴茎,所以埃德华多并没能让我硬起来。我知道自己的性取向,我对同性恋没兴趣,也不喜欢双性恋。
  但是,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也许是我的阴茎和我有不同的看法,当米切尔放开我的身体,让我清晰地看着埃德华多的大脑袋在我的阴茎上上上下下地套动着,那原本疲软的肉棒竟然慢慢挺立起来了。
  后来,在事情过去了几个月后,米切尔向我坦白说,那天在吃晚饭的时候,她就趁我不注意在我的饮料里下了迷幻药,是那药促使我在被埃德华多口交时产生了生理反应。不过,现在她已经没必要再用迷幻药来让我产生反应了,我已经[全本完结]全接受了从男人那里获得性快乐的做爱方式。但话说回来,如果那次不是她事先做了手脚,埃德华多的嘴唇和舌头即使再有神功,也不可能让我的阴茎勃起。
  不管怎么说,当时我暗自以为是我的身体背叛了我的意志,并非真的我就被一个男人刺激得产生了生理变化。在大量血液冲进我的阴茎海绵体的同时,羞愧和难堪的感觉让我的脸颊也像充血般地通红起来。后来,我从我妻子拍的录象中看到了自己当时窘迫的样子。
  埃德华多一直用口舌刺激着我的阴茎,直到米切尔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最终停了下来。然后,米切尔离开了房间,留下我和埃德华多单独待在那里。
  “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问埃德华多道,虽然我心里知道答案。
  “那天,当你妻子来雇佣我的时候,她对我说她特别恨你当着她的面放肆地奸淫那个女孩儿,她也很不喜欢那女孩子将她刺激得达到了高潮——这让她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了疑问——这也是她之所以付很高的报酬要我为你口交的原因。她希望看到你在同性恋中有什么样的表现,以确定你有什么样的性取向。”
  埃德华多坦白地对我说道。
  我沉思了一会儿,看到我妻子还没有返回,就问埃德华多是否知道我妻子干什么去了。
  “她去把刚才拍摄的录象上传到一个保密的网址里了。”
  “她干吗要这么做呢?”
  我问道。
  “嗯,大概是这样,她觉得,如果让你明白你享受男人口交的画面会随时在网络上公布,你可能会有比较合作的态度。”
  埃德华多说道。
  没错,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我妻子也。我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录象发布到网络去,否则我的脸就丢尽了。所以,我只能答应米切尔的任何要求了。
  这时,米切尔回来了,“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
  她说着,把摄象机重新套在她的头上,“你应该明白了,你别无选择,只能按照我的指令去做我希望你做的任何事情!”
  “是的,我明白。”
  我回答道。
  “很好。埃德华多,站到床边去,现在该我丈夫吸吮你的阴茎了。”
  米切尔表情严肃地命令道。
  埃德华多等我妻子打开铐着我的手铐,扶着我在床上坐好,然后他挺着下身站在我面前,说道:“我知道这是你第一次为男人口交,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别咬疼了我!”
  我当然不愿意做这么恶心的事情,由于手铐已经打开,我可以比较自由地活动,就胆怯地朝床里面退了一些。埃德华多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很粗鲁地拽着我靠近他刚刚奸淫过我妻子的阴茎。
  “要好好吸吮他的阴茎,你得先张开嘴巴啊,亲爱的!”
  我妻子命令道。
 〈着我妻子严厉的眼神,我只能无奈地微微张开嘴巴。埃德华多拉着我的头发,把龟头抵在我的下唇上。我屈辱地闭上眼睛,忍住恶心的感觉张开嘴巴含住了他的龟头。埃德华多立刻向前一顶,粗大的龟头整个插进了我的嘴里,紧紧贴着我的舌头。很快,他的阴茎就在我的嘴巴里膨胀起来,他的手依然抓着我的头发,坚硬起来的阴茎开始缓慢地在我嘴巴里抽动起来。
  我侧身靠在床上,埃德华多站在床边肏着我的脸,同时,他伸出右手抚摩着我的阴茎,弄得我也很快硬了起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勃起——原本我以为这绝不可能!而且,我甚至开始喜欢埃德华多的抚摩了,并不再特别排斥他插在我嘴巴里的阴茎了。
  埃德华多粗大的阴茎又朝我嘴里插进了几英寸,立刻弄得我咳嗽起来,还不小心咬了他的肉棒一下。
  “喂,小心你的牙齿啊!别咬我!”
  他叫着提醒我道,将阴茎抽出去一点,好让我的嘴巴休息一下,然后,他要我用舔代替吸吮。我伸出舌头,像舔吃棒棒糖那样从下到上地舔吃着他的肉棒,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我竟然有些享受这样的过程。
  过了一会儿,埃德华多让我平躺在床上,头垂在床边,这样我看着他的时候就像倒立着一样。他告诉我说,这样的姿势会让我更容易地吞进他的阴茎。他说得没错,这么一来,虽然他并没有使劲把阴茎朝我嘴巴里插,但我还是很轻松地含进了他大半根阴茎。就这样,米切尔吸吮着我的阴茎,而埃德华多则耸动着身体肏着我的嘴巴。
  “你干得真不错啊,亲爱的,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米切尔在吸吮我阴茎的间隙对我说道。很奇怪,我听了米切尔的赞扬竟然高兴和兴奋起来,更加努力地晃动着脑袋为埃德华多口交着。
  很显然,埃德华多非常享受我对他的口舌服务,因为我从他一阵高过一阵的呻吟声中能听出他的兴奋和满足。过了一会儿,他从我嘴巴里抽出阴茎,要我起身跪在床上。等我摆好姿势后,埃德华多爬上床,站在我面前。说实话,我现在非常愿意为他口交,于是马上含住他坚硬的阴茎吸吮起来。突然,他的身体变得僵硬,大声叫着:“快准备好——我要射了!”
  我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射在我嘴巴里,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就挣扎着想吐出他的阴茎。但是,他紧紧抓着我的头发,米切尔也在旁边帮着他按着我。
  “我很想看着你吃掉他的精液,所以,拜托你别乱动了啊!”
  米切尔按着我的手说道。
  我知道无法摆脱他们的控制,只好停止挣扎,任凭埃德华多继续在我的嘴巴里抽插。几秒钟以后,第一股精液直接射进了我的喉咙,接着就是第二股。然后他把阴茎抽出来,把剩余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脸上。然后,他再次把阴茎插进我的嘴巴里,缓慢地抽动着,将射在我舌头上的精液推进我的喉咙,再把从马眼里渗出的精液抹在我的舌头上。
  当埃德华多在我嘴里和脸上射精的时候,米切尔就在我身边,她头上绑着摄象机忠实地记录下我被口爆、颜射的每一个细节。埃德华多在我嘴里彻底发泄[全本完结]以后,就去浴室洗澡了。从浴室出来后,他拿来一条热毛巾,帮我擦拭了脸颊和身体。这时,我妻子又不见了,我知道她一定又是跑去将刚才我被口爆、颜射的录象上传到网络她的私密空间去了。
  米切尔回来以后对我说道:“所以,你看啊,亲爱的,现在形势已经相当明朗了。第一段录象表明你接受了男人的口交,第二段录象又记录了你给男人口交并被口爆、颜射,一旦这样的录象在网络发布出来,那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一个吃过别的男人精液的可耻家伙。如果你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就只有好好配合我,知道吗?现在我把你的脚镣打开,你还要乖乖地配合啊,明白吗?”
  听了她的话,我感觉非常沮丧。不过,现在我妻子正在搓揉着我的睾丸,让我感觉很舒服。这样[全本完结]全没问题的,看来她现在要拍摄我被她和埃德华多按摩的镜头,这样对我来说也是蛮享受的啊。于是,我听话地趴在床上,任凭他们俩在我身上肆意抚摩着、搓揉着。其中一个人——我不能确定是谁,因为我是背对着他们的——在我的屁股上倒了一些按摩油,然后用两根手指按摩、搓揉着我的肛门。我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感觉非常舒服。过了一会儿,我妻子下了床,又打开抽屉拿了个东西出来。
  “亲爱的,我想给你用用肛门塞,你觉得怎么样啊?”
  米切尔问道。
  “没问题,随你便啊!米切尔。”
  这正是我妻子最想听到的话,很快我就感觉到我的肛门被一根充分润滑过的肛门塞撑开了,这是我的肛门第一次被异物插入、撑开。然后,他们让我肛门里插着那粗壮的肛门塞,继续给我做着按摩。
  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我妻子说道:“好了,差不多了——我想你该准备好了!……而且,我想,埃德华多也一定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亲爱的埃德华多?”
  “准备好了,我已经硬起来了。”
  他回答道,又对我说道,“现在你可以翻过身来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不免有些担心,但我并不想反抗,所以很温顺地翻过身平躺在床上。埃德华多跪在床边,阴茎再次坚硬地挺立着,他伸手将我的两腿抬起、分开。哦!妈的!他想要鸡奸我!
  “米切尔,拜托你别让他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我求你了,拜托!我不想被鸡奸啊!”
  我躺着不动,嘴里大声叫着。
  “我知道你不喜欢,亲爱的,但我也不想让那个该死的妓女跑到你我的婚床上来和你肏屄啊!要知道这么多年来那是只属于你我的最隐私的地方啊,可你不是照样那样做了吗?所以,那次我允许你做了我不喜欢的事情,现在你也要为我做一件你不喜欢的事情,让埃德华多肏你的屁眼儿!或者你肏他的屁眼儿也行,怎么样啊?”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肏埃德华多的屁眼儿,想想那事儿我都无法硬起来。我摇着头表示我无法肏他,无奈又无言地看着他朝我逼过来,伸手从我的肛门里拔出了肛门塞。虽然那肛门塞也撑得我难受,但我知道埃德华多的东西更让我受不了。
  埃德华多告诉我说,如果不想遭受太大的痛苦,就要尽量放松我的身体,肛门的肌肉也不要那么紧张,说着,他把大龟头已经顶进了我的肛门。然后,他停止插入让我稍微适应了一下,接着就把整根阴茎插进了我的直肠,迅速而猛烈地抽动起来。
  后来,我才了解到,其实男人的前列腺是很喜欢得到这样的犹如按摩般的摩擦的,但当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会很享受被男人鸡奸。在埃德华多的猛烈抽插中,我兴奋地抬起双腿并大大地分开,希望他插得更深更猛。不消说,这第一次肛交还是很疼的,但更多的感受是刺激和舒服,而且,我的阴茎也出奇地坚硬起来。我闭上眼睛,非常惬意地享受着被鸡奸的感觉。
  “你喜欢被鸡奸,是吗?亲爱的!”
  米切尔问道,“告诉我你的感觉!”
  “感觉非长好,被鸡奸的感觉很美妙!”
  我回答道,知道她正在拍摄我被鸡奸的镜头呢。
  幸运的是,埃德华多没有抽插太长时间——他一定知道我会很痛苦的,所以很快就把精液射进了我的直肠里,同时使劲套动着我的阴茎,让我也再次享受到射精高潮的快乐,让我彻底将憋了一晚上的欲望彻底释放出来了。一边感受着他滑腻的大手套动着我的阴茎,一边享受着他被按摩油润滑的大阴茎的抽插,我相信这种感觉和刺激很少有人能够体验到。
  这已经8个月以前发生的事情了,现在我妻子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不用说,她怀的是埃德华多的孩子。我已经学会了忍受并接受这一切,而且,我已经变成我妻子自觉自愿的性奴隶。虽然有时候我并不怎么喜欢按照她的指令去吸吮她的阴户或者埃德华多的阴茎,但每当她邀请埃德华多到我家来,当着她的面鸡奸我的时候,我感觉还是非常刺激的——我已经习惯被他肛交,并且相当期待这种非同一般的享受!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