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終結者】


【少婦終結者】全

               少婦終結者

                                             作者:信仰

                (一)

  我喜歡各種女人,尤其喜歡18—35歲之間的女人。但我覺得少婦才是人

間女人中的極品,因爲少婦或多或少跟男人做過愛(至少一個),床上功夫要比

十八、九歲的好得多;而且在家習慣了丈夫乏味的姿勢,在跟我做愛的時候敢于

嘗試各種姿勢。

  而且據我跟幾位出牆紅杏做愛的經驗來看,這些26—35歲之間結了婚的

少婦稱之爲極品,很喜歡口交,肛交有時候也玩(隻是我不太習慣肛交,因爲我

的龜頭很大)。我們常玩69式,而且玩得很有激情,這是因爲彼此的動作幅度

很大,所以隻用口交就可以讓大家共同達到好幾次高潮,在插入陰道後更容易讓

這些太太們欲仙欲死。

  有時候我還沒射兩次,她們就已經數次高潮了,一邊高潮一邊爽得浪叫「小

老公」、「小兄弟」的弄得我覺得我自己跟男妓似的,但是心理和肉體的享受确

實很大,69式、肛交對那些20歲左右的女孩子來說并不太喜歡。

  再有就是少婦通常有家庭與事業,不會像那些小姑娘一樣纏人,這些26—

35歲之間的女人都是文化大革命以後出生的,文化和素質都很高,這些都是我

喜歡26—35歲之間的女性的主要理由。

  從18歲到現在23歲,這五年中我已經跟十六個少婦做過愛了,平均每年

三個左右。有些讀者也許說我做得很少,問我爲什麽不像别的作品一樣把人數寫

得越多越好?因爲我不喜歡像《歡歡》上有的作者一樣誇大自己,就算有那麽多

的女人想跟我做愛,我也是有選擇的,因爲我的境界是風流,但是不下流。

  在跟我做過愛的這些少婦之中,其中有教師、律師、醫生、警察、計算機店老

闆、被大款冷落的太太,我不喜歡跟素質差距很大的少婦做愛,就像上次那個大

款太太一樣。這算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吧!

  下面是我跟幾個少婦做愛的比較典型曲折的故事,在下面的故事�我沒有侮

辱女性的意思,所以爲了表示我的歉意,請允許我把這些少婦以「極品」稱呼,

這樣也同時能刺激你大腦神經�的潛意識,讓你在閱讀文章的同時更加興奮。

  我住在沈陽,我對這個城市很滿意,同時也對這�的少婦(以下簡稱爲「極

品」)非常滿意,因爲我們彼此之間有了許多愉快刺激的經曆。23歲的我受過

良好的教育,也有一份固定的職業,所以我不會铤而走險去找小姐,一個原因是

不安全,再有就是怕得病,我的首選當然是良家婦女了。(哈哈!不過找不到,

隻有找自己的女朋友了。)

  時間:去年夏日的某個星期六

  地點:家�地下室的倉房

  人物:本人,單位女同志(徐XX)

  事件:豔遇

***********************************

  沈陽的夏天是非常的炎熱的,但是我想到了一個消暑的最佳方法,就是躲在

空調下玩遊戲。可是家�的遊戲已經過時了,沒辦法,得去三好街買。我看看外

面汗流浃背的人們,心�開始了一番鬥争,到底去不去呢?最後窗外穿吊帶背心

的女士們成了我行動的原動力,不知道爲什麽,我的直覺告訴我将會有一段值得

回憶的事情發生。當時我真是這麽想的!

  「也許是天氣燥熱的緣故吧!」心�這樣想着,我快速地走出了家門。

剛出樓門,迎面就走來了一位豐滿的少婦,一看是我對門的徐姐。徐姐今年

27歲,跟我是一個單位的,因爲老公去了美國當翻譯,所以經常一個人在家。

她是一個孩子的母親,雖然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但是仍然風味猶存;一頭烏黑的

長發,上身穿了一件紅色吊帶,兩個豐滿的乳房大得把小小的吊帶背心整個挺了

起來,所以白皙的肚皮展現了在我的面前,有一點點的贅肉,不過我很喜歡,因

爲我認爲少婦的腹部才是最完美的,因爲它大可以用「豐滿」來形容。

  在行走的過程中,兩個渾圓的豪乳做着上下運動,下身的牛仔短褲緊到什麽

程度呢?我還真不知道怎麽形容才好,隻是離遠就能看見裆胯的部份呈一個三角

形!與其說她穿上的,還不如說她是束上的更爲貼切!

  離老遠她就跟我打招呼:「看什麽呢?小色狼,當心我把你眼睛挖出來!」

  我說:「你的身材真的很好!」

  她急忙問:「你說說怎麽個好法呀?」

  我又假裝仔細地從頭到腳看了她一遍,我見到她眼睛�閃爍着渴望的光芒,

好像在渴望着我的誇獎,也好像渴望着我别的什麽。

  我說:「你的三圍很突出呀!哈哈!」

  徐姐嬉笑着說:「要死了你!往哪看呢!」

  「往你身上看呀!我要是不看着點,我怕你身上的東西太大了,萬一以抛物

線的形式彈出來,砸着了我,你給我醫藥費呀!」我挑逗着說。

  徐姐眼睛�興奮的光芒顯得更刺眼了(在辦公室�我經常看見這樣刺眼的光

芒),身體也向我傾過來,我沒有回避,任憑她的小拳頭砸在我廣闊的胸膛上。

  突然意外發生了,她腳下一拌,整個身體壓了過來,我第一個念頭就是「站

直了,别趴下」!好在拌她的台階不算高,我們沒有躺在地上,不過身體的接觸

是免不了的,而且還是個「第一次緊密接觸」,很實在。

  徐姐兩個碩大的乳房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身上,這兩個天生尤物好像有一億個

哈雷彗星撞擊地球的熱量一樣,使我在一秒鍾的時間�身上滲滿了汗珠。當我們

回過味來以後,已經身在樓門口的電子門�面了。

  我家樓下的電子門是跟地下室相通的,隻差三個台階的高度,由于燈是聲控

的,伴随着電子鐵門重重的關門聲,片刻面前的光線暗淡了許多。半黑暗中我怕

我的大嗓門驚醒「燈泡大哥」,因爲它會發出惱怒的亮光,所以我輕聲問:「咋

了?姐,你沒事吧?」

  「沒事,腳崴了。」她也好像心有靈犀地輕聲回答着我。

  我心�一亮:「有戲!」可是我還是不敢确定她是不是真的也有我這樣的想

法,萬一要是沒這回事,我可成流氓了,以後上班還怎麽見面呀!

  我心想:先試試她。我定了定神就說:「姐,我扶你。」接着我假意用手架

住她的兩個胳膊,可在手運動到胸部的位置時我突然來了個急煞車,一把抓住了

她兩個豪乳。一股電擊一樣的速度使我的男性荷爾蒙立刻增多了至少一倍,頓時

我的雙手好像有了思想,自己狠狠地抓了兩下。徐姐的乳房很柔軟、很大,我的

手掌根本就無法完全掌握。

  著名音樂家莫紮特說過:「沒有了雙手的觸覺,就等于鋼琴、小提琴都沒有

了生命!」這時對于我來說,雙手沒有了觸覺,就等于雞巴沒有了生命一樣!雙

手和雞巴好像是一對雙包胎,哥哥一活動,弟弟就馬上有了反應,站得直直的,

好像要幫哥哥準備迎戰。

  正在我享受手�握着的尤物的時候,隻聽「啪啪」兩聲,我頓時覺得臉上一

陣灼痛,我心�一驚:完了,她一定生氣了!可是仔細一感覺,痛的好像是手,

但是臉上好像也很痛。

  徐姐那乳房給我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我覺得我好像真的是意亂情迷了。随

着「啪啪」兩聲「巨響」,聲控的燈泡大哥又惱怒地亮了起來,随着瞳孔受到刺

激,我的手自然地脫離了那兩個尤物,可是并沒有讓我感覺出來她打的是我臉還

是我手。直到今天我也還沒有揭開這個我心底的迷,直到後來徐姐到美國去了,

那是後話。

  燈亮了,我傻傻的看着徐姐,四目相對。這回我從她眼�什麽也沒看見,到

底是三十來歲的人,眼睛�沒有一絲恐慌。

  可是我慌了,我急忙說:「對不起呀!我不是故意的。」

  她說:「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摸的!」

  我看她臉色很嚴肅,心想完了,這回攤事了。可是在怎麽說我也長着一個三

寸不爛之舌,憑着這三寸不爛之舌攪動,我能讓女人興奮得忘乎所以,也能說服

大多數的逆願者。

  我急忙辯解道:「是你先摔過來的,我隻是不故意摸到的!」

  我的話音一落,光線又暗淡了許多,原來是燈泡大哥息怒了。我一看正好機

會,趕緊跑吧,明天上班假裝沒事就OK了!

  可是沒等我動呢!她就一把抓在我的勃起的大雞巴上,然後說:「那你這是

什麽回事呀?也不是故意硬起來的吧?」

  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呆了!「我、我、我……」我想說點什麽,可是平

時在床上那根靈巧的舌頭現在卻僵硬得很。

  正當我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徐姐的手隔着我薄薄的褲子開始在我龜頭上

來回地撫摸,一邊摸一邊說:「怎麽了老弟,害怕了?姐逗你玩呢!」

  這時我才如夢初醒,原來是少婦慣用的欲擒故縱的調情伎倆,一時疏忽我還

沒琢磨過來。

  我笑着說:「那你腳也是假崴的了?」

                (二)

  春情大發的徐姐沒有理會我的問題,答非所問地說:「都說塊頭大的男人下

面小,我看你的也很大呀!我在你對門都能聽見你晚上把你老婆幹出那麽大的叫

床聲。」

  我一笑說道:「那你錯了,你聽到她叫床聲音最大的時候,是我正在給她口

交呢!我的舌頭目前爲止沒有擺不平的女人。」徐姐聽了,在我龜頭上的手摩挲

得更快了。

  都說起性了的少婦是最大膽的求歡者,徐姐帶着發嗲的音調說:「陳奇,我

也試試。」話音剛落,她就把性感溫濕的雙唇印在了我的嘴上,舌頭伸到了我的

嘴�。

  我慢慢地吮吸着徐姐的舌尖,她散發着香味的舌頭不安份地在我唇的包圍圈

�攪動掙紮着,我放開了她的舌頭,反複地親吻着她的嘴角,用牙齒和舌頭不停

地進攻她的嘴唇。

  随着徐姐重重的喘息聲,她撫摸我龜頭的雙手也開始不安份起來,左手拉開

了我的褲鏈,右手直搗黃龍,拉下我的内褲,一把抓住了我的陰莖根部和兩顆睾

丸,不停地來回拉引着。嘴�的喘息更重了,舌頭瘋狂地在我嘴�扭動,配合着

摸我雞巴的手的動作,我們互相有節奏地舔着對方溫濕滑嫩的舌尖,我估計她已

經很久沒有摸過男人的雞巴了。

  我知道,我的手又該出擊了!舌頭還在做着它份内的事,我的手慢慢地向下

滑去。我覺得現在應該溫柔地對待她,一隻手撫摸着徐姐豐滿的腰部和臀部,我

的動作很輕緩,就是極品們常常喜歡的那種愛撫的節奏;我另一隻手忍住了急切

想揉搓她一對豪乳的想法,轉而撫摸着她長發,我要耐心,我要讓她在正式性交

之前的愛撫階段就把内褲潤濕了。

  徐姐真不愧是極品,我的陰莖在她一雙玉手瘋狂的揉搓拉引下,加上發情的

陣陣女人香挑戰着我的射精神經。這是一場精液與時間的賽跑,我一定讓要忍住

時間的洗禮,不敢放松精關一步,這樣的極品長時間沒人碰,真是他媽的暴殄天

物!

  突然我摩挲着長發的手一把被她拉了下來,急不可耐地往她的衣服�塞。本

來我還想渴渴她,可是手一接觸到她柔軟的大乳房,馬上就不聽使喚了,我的手

當仁不讓地擠了進去。一進去我就大吃了一驚,原來這個春閨怨婦竟然沒有穿胸

罩,兩個乳頭上貼着乳暈貼片。

  太刺激了!我急忙把她小小的吊帶背心拉了上去,正好卡在了她兩個大乳房

的上面。我欣喜若狂,右手在這個極品的兩個豪乳上肆意地撫摸。這時候她減弱

了手和嘴的進攻,隻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享受着久違了的被男人愛撫乳房的

感覺。

  揉,撮,捏,磨,顫,幾招過後,徐姐的一對豪乳硬了不少,這時候徐姐把

舌頭從我的嘴�撤出來,把頭和肩膀向後仰,示意我用嘴舔她的乳頭。我摟住徐

姐的小蠻腰,右手毫不客氣地「唰唰」兩聲把她乳頭上的乳暈貼片掀了下來,她

「啊」的一聲,手在我的大龜頭上狠狠地揉了一下。

  借着依稀的光亮,我看見了多少男人想要含在在嘴�的大乳頭(我很喜歡少

婦的乳頭,因爲多半喂過奶了,乳頭顔色很重,乳暈很大,使之顯得更加性感神

秘,比少女小小的乳頭要大了四倍以上,所以含在嘴�很有肉感,所以我認爲少

婦的乳頭是最美的),徐姐的乳頭也不例外,因爲哺育過一個兒子了,所以非常

的大。

  我急不可耐地一口将大乳頭叼在嘴�吸吮着,不時地用舌尖撥弄着它;她的

乳暈很大,乳暈要比乳房其它的地方更加反應明顯和柔軟性感。我的舌尖最快的

速度是一秒鍾可以舔弄物體三次,在這樣的速度下,加上我雙手的配合,徐姐隻

有大口喘氣的份了。

  我看看時機已經差不多了,準備使出我對女人乳房刺激的必殺招數!(顫動

法:這種方法能讓女人欲仙欲死。目前這種方法隻有我和日本A片�一位不知名

的男主角會用,現在寫出來這個床上秘籍,就權當是渖城的少婦靓妹們一個禮物

了,可以回家跟老公練習,如果老公不會,可以來找我呀!嘻嘻……)

  隻見我丹田運氣,雙手托住了徐姐兩個碩大白嫩的大乳房,先用力掐住乳房

底部,左三圈、右三圈來回地晃動(做過愛的女人,乳房底部是最敏感的),徐

姐白嫩的大乳房因爲我雙手的用力已經變了形,看上去更加性感無比(注意:I

AM NOT SM)。被性交的欲望沖擊得喪失了理智的徐姐,本能地用手大

力套弄着我的陰莖,嘴�由喘氣聲變成了那種壓抑着的呻吟聲:「嗯……嗯……

嗯……」

  我看顫動法的第一部份已完成,決定第二部份開始。

  我停止了手的晃動,輕輕托起徐姐的兩個大乳房,在兩個像紫葡萄一樣的乳

頭上來回輕舔幾下,用唾液濕潤了它,接着我用托住乳房的雙手以一秒鍾三次的

速度來回左右地晃動它們,并将舌頭伸得很直,讓舌尖輕輕接觸到徐姐的乳頭頂

端。

  我的腦袋不動,不主動去舔她的乳頭,隻是用雙手托着來回高頻率晃動的乳

房,讓它用乳頭去碰撞我的舌尖。一秒鍾三次的頻率,加上來回晃動刺激乳房内

部的神經,可以讓所有女人不能自己。

  果然不過五分鍾,我的計劃成功了,徐姐在還沒和我正式性交、沒接觸陰部

的情況下,已來了第一次高潮:随着我舌尖和徐姐乳頭上千次的摩擦之後,隻聽

徐姐「啊」一聲,然後握住我早已勃起如燒紅的鐵棍一樣滾燙大雞巴的玉手握得

更緊,也把我摟得更緊了。

  這時我停止了動作,她全身靠在我的身體上,在我耳邊輕聲說:「小老公,

你把姐姐弄得爽死了,我正在高潮,好難受,嗯……哦……哦……」

  我仔細一感受,徐姐下身真的一扭一挺的,好像在射着陰精。我的好奇一下

子從心底冒了出來,我騰出一隻手說:「寶貝,讓老公摸摸。」緊接着就把手伸

到了徐姐的内褲�。

  成熟女人的陰毛很硬、很茂盛,我的手在徐姐的陰毛上卷動了幾下後就把手

�伸到了�面。�面已經到了該抗洪的階段了,連内褲都濕透了,兩片厚厚的大

陰唇�面源源不絕地流出了許多淫水,還帶着些許的沖擊力。

  我用中指和食指分開兩片肥厚豐滿的大陰唇,我怕手指不幹淨,并沒有用手

指插入她的陰道,而用大拇指頂住徐姐已經勃起得花生米大小一樣的陰蒂,用力

地碾壓。

  這樣一來,徐姐的騷勁更上來了,嘴�淫蕩地叫着:「嗯……哦……啊……

輕點……不要停……我的小嫩屄要被你揉透了!啊……哦……嗚……我要你的大

雞巴插我……快……姐姐好舒服……啊……」

  正當我們這對魔鬼在黑暗中進行着淫蕩遊戲的時候,突然樓上來了腳步聲:

「咚……咚……」我們本能地離開了對方的身體,這時「燈泡大哥」又重新亮起

了,好像在看完了我們淫欲表演以後也興奮了一樣。

  燈亮了,我看見了徐姐滿臉绯紅,顯得更加妩媚動人;兩個大乳房硬挺挺地

挺我的眼前,這樣我才看見了剛才讓我消魂的大乳頭是紅黑色的,顯得無比神秘

和性感。兩個大乳頭直立着,已經被我「蹂躏」得格外腫大。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徐姐急忙拉下吊帶背心蓋住了兩個大乳房。魔鬼是怕光

的,更何況是我們這對淫欲魔鬼呢!

  這時候我也回過神來,急忙說:「寶貝,跟我來。」我拉着徐姐往地下室走

去。

  隻聽「哎呦」一聲,趕緊回頭一看,徐姐蹲坐在地上,剛才白嫩的大腿根部

流下的淫水在燈光照耀下顯得格外刺眼。

  我急忙問:「怎麽了你?」

  徐姐輕聲的說:「我剛才是真崴腳了!快抱我下去呀,一會要讓人看見就完

了!」

  我并沒有動,調笑地說:「小寶貝,你可真厲害,能忍住崴腳的疼痛享受性

高潮。」邊說我邊把她抱起來向地下室走去。

  徐姐在我懷�撒嬌地說:「害得我把内褲都弄濕了,你還笑我,當心明天我

到單位告訴經理,經理一定得炒你的鱿魚!」

  我笑了笑,沒吱聲,我知道經理正在追求她。低頭親一下她的小嘴,心�正

在盤算着在地下室哪做。其實我們當時裝做若無其事,往樓上走就可以了,也許

這就叫做作賊心虛吧!

  我正在這樣地想着,而徐姐正在小聲咒罵着:「誰呀?真是的,偏在人家高

潮的時候下樓,弄得我不幹不濕的,真讨厭!」

  不知不覺我們來到了地下室的盡頭,這�沒有燈,我好不容易才掏出鑰匙打

開自家的倉房門,徐姐也一瘸一拐的跟進來。拉開了燈,我家倉房�沒裝什麽東

西,就有幾個裝舊衣服的箱子和一輛踏闆摩托車。

  滿屋的樟腦球味很嗆人,徐姐捂住了嘴對我說:「這�的味道太大了,我看

我們還是去你家吧?我家不行,我兒子正在家睡覺呢!」

  我急忙說:「不行,我女朋友現在在我家呢!」

  滿屋的樟腦味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我一下樓住了徐姐說:「來吧,我就在

這幹你,這才叫真正的偷情。你說呢?」

  徐姐淫蕩地說:「你還挺浪漫的呢!」話音剛落,右手就又重新回到了我的

内褲�:「咦,你怎麽軟了?」

  我說:「剛才抱你累的,關鍵是你的兩個乳房太大了!」我說着,抓住了徐

姐的吊帶背心,在徐姐的配合下,往上一拉就脫了下來。

  徐姐笑着說:「真讨厭呀你!要脫你也脫!」

  我沒說話,略粗暴地把她的牛仔短褲連内褲一起脫了下來。

                (三)

  我這才看清了徐姐的下身,陰毛很黑很濃,上面已經被淫水打濕了,我彷佛

聞到了那�傳來的陣陣肉香。我這個人一看到女人的陰唇,舌頭就有了本能的反

應,我的舌頭說實話好像真的天賦異秉,曾經征服過「無數」女人,這會一看見

徐姐這樣的極品,黑黑的陰毛上還有許多淫水形成的露珠,我二話沒說,一下子

把徐姐抱坐在踏闆摩托車的後座上。

  我低頭一個老牛飲水的姿勢,把徐姐的整個大鮑魚含在了嘴�。徐姐沾滿淫

陰蒂、陰道口,一直到屁眼,全都大緻舔了一遍,大口大口地吸着淫水。

  徐姐因爲還沒有心理準備,整個屄就已經被我吸進了嘴�,先是一驚,然後

「啊……」的一聲屁股一扭,就抱着我的頭享受起我爲她口交來。隻見她雙眼微

閉、滿臉绯紅,兩個大奶子随着身體的扭動歡樂地跳躍着。一隻手撫摸着我的頭

發,一隻手忙�偷閑地玩着自己的兩個大乳頭。

  因爲徐姐坐在踏闆摩托車的後座上,所以我隻能半跪着去舔她的嫩屄。徐姐

的屄真是少婦中的極品,兩片大陰唇因爲生過孩子而變得異常豐滿,我側過頭去

狂吻她的大陰唇的時候,就跟親她那豐滿的嘴唇一樣。一邊舔,我還不時地把舌

頭伸到她騷屄�舔她的陰道壁,我的舌頭伸出來能舔到自己的鼻子。

  我左手在她陰道和屁眼的連接處輕輕的撫摸着,因爲這個地方是女人做愛時

最敏感的地方,右手抓住徐姐的一撮陰毛來回上下地搖曳。這時候徐姐渾身顫抖

着,屁股一扭一扭,騷屄一挺一挺配合着我的舌頭,嘴�語無倫次地叫道:

  「哦……哦……大雞巴老公……啊……使勁舔我的騷屄,妹妹的騷屄要癢死

了……哦……哦……啊……你的舌頭真厲害,舔到妹妹子宮口了……啊……老公

快喝妹妹的淫水……嗯……好老公使勁舔呀……哦……啊……一會讓你把你大雞

巴�的精液射到妹妹的子宮�……啊……哦……妹妹要給你生孩子……啊……快

舔……呀……哦……妹妹要死了……」

  這些淫蕩的話對我無疑是一劑最好的興奮劑,我的舌頭更加賣力地往徐姐的

陰道�鑽,而她也瘋狂地挺着屄讓我舔,身上大汗淋漓,嘴�不停地浪叫,聲音

越來越大。

  我一看時機差不多了,決定進攻她的陰蒂。因爲女人在沒有完全起性前,刺

激陰蒂是很浪費的,要讓女人起性的方法很多,但是要讓女人達到高潮,其中有

87%的女性需要靠刺激陰蒂來獲得高潮,所以我在這個時候舔她的陰蒂,用不

了五分鍾就能令她高潮!

  我用右手把徐姐的陰毛拉了起來,左手用食指和中指盡量地分開她的兩片大

陰唇,這樣一來,徐姐已經勃起如花生米大小的陰蒂就暴露在我靈巧的舌頭之下

了。

  我一看條件已經充足,頭一低,把舌尖抵在了徐姐的陰蒂上。我先用一秒鍾

上下舔弄三次的頻率舔了三分鍾,估算着時間已經快到五分鍾了,就使出了我的

絕學撕咬法。首先我緊緊吸住陰蒂,用力地吮吸着,待其稍稍适應以後再用牙齒

輕輕啃咬,最後連吸帶咬的把陰蒂左右拖動,這樣一來,就算是性冷感的女人都

能在我的絕學下變成蕩婦。

  在我的動作下,徐姐已經爽得渾身顫抖了,兩條大腿把我的頭夾得緊緊的,

左手用力地樓着我的頭向前按,把她的整個陰部都塞到了我嘴�,右手則狠命地

狂揉自己左邊的大奶子。

  這樣過了一分鍾,我就快要窒息了,可是徐姐比我顯得還要痛苦,身體像發

燒了一樣高頻率地抖動,把我樓得更緊了。我一看她肯定是要來高潮,舌頭、牙

齒也顧不上使什麽招數了,在她的黑屄上一頓亂舔亂啃。

  果然徐姐嘴�帶着哭腔不清楚地嘟囔着:「嗯……啊……壞老公……大雞巴

老公……啊……妹……妹要……高……潮……了……」

  果然,話音剛落,我就覺得一股液體從徐姐的陰道�帶着些許的沖擊力流到

我的嘴�,這股液體有點鹹鹹的、澀澀的,不像有的小說那樣把這樣的液體描寫

得那樣甜美,不過我覺得女人的淫水用「甜美」來描寫不太恰當,淫水确實帶着

一股淫蕩的味道!

  我還來不及反應,大部份的淫水就順着我的食道流了下去。徐姐的淫水就如

黃河泛濫,流量很大,我有點招架不住了!剛想離開她甜美的陰部,徐姐的手卻

因爲高潮,按得太緊了,我根本就無法離開。

  她渾身扭動得不成樣子了,黑屄一挺一挺的,嘴�嘟囔着:「好老公,全喝

進去,一會我喝你的精液……啊……嗯……人家要死了……哦……」我沒法,就

把她的淫水如數全收了。

  高潮持續了兩分鍾,徐姐的淫水總算流幹了。緊接着把我的頭擡起來,我站

了起來,她又把舌頭伸入我的嘴�,淫蕩而貪婪地吸吮着我的舌尖,我的手輕摸

着她的陰唇和陰蒂。大概是徐姐太累了,持續了三分鍾,我們都沒有說話,隻互

相愛撫着。

  就這樣,我的大雞巴還沒出動一兵一卒,徐姐就已經兩次高潮了。看來徐姐

真是好長時間沒做愛,憋壞了,兩次高潮過後仍然很騷。

  随着我在她陰唇上的手的滑動,她的淫水又流了出來,左手又撫摸着我的大

龜頭,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輕聲的說:「你真壞呀,我被你整得都要死了!你的

舌頭真的好厲害,剛才伸進我的那�邊,都舔到那個口了!」

  我裝做不知道她說的什麽意思,嬉笑地問道:「什麽呀?寶貝,什麽口呀?

哈哈……」說着,我在徐姐騷屄上揉戳的手更快、更用力了。

  這個春情蕩漾的少婦,又有點把持不住了,淫蕩地回答說:「嗯……你的舌

頭都……嗯……舔到人家的子……宮口了……好讨厭……呀……你又給我弄出水

了……哦……嗯……」

  聽到這些話,我早已憋得漲痛的大雞巴實在是受不了,剛想把她的頭往下摁

去給我口交,還沒等我動,徐姐就說:「我也想舔你的了。」說着松開了我那勃

起到14厘米長的大雞巴,自己頭躺在踏闆摩托車的後座上,雙腳搭在摩托車的

車把上了。

  我一看,要玩69式!69式我玩多了,隻不過以前都是在床上、地上玩,

在摩托車上還是第一次,于是我趕緊騎了上去。

  我們以69式腳對頭的玩了起來,她在下面、我在上面,我剛一騎上去,徐

姐就一口把我的龜頭含進了嘴�,用手輕輕套弄着我的陰莖根部,把包皮拉了下

來,這樣我的大龜頭完全暴露在她的舌頭之下。

  徐姐貪婪地吸吮着,左右搖晃着頭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時不時地用

舌尖舔着我的馬眼,嘴�發出淫蕩的「嗚……嗚……」聲。剛開始我的龜頭一陣

疼痛,緊接着一陣酸麻一下子由雞巴傳到了腰部,再接下來我就享受着淫蕩的美

女少婦爲我提供的口交了。

  我的舌頭也沒閑着,繼續吸吮着她的陰唇,輕咬着她的陰蒂,用舌尖在她的

陰道的深處「挖掘」着,徐姐的淫水又流了出來。她吐出了我的陰莖,歪着頭用

手抓住我的手指往她肛門的地帶放,示意讓我玩她的肛門。我用手指沾了點她的

淫液,來回地摳摸着她的肛門,同時用舌頭繼續舔她的嫩屄。

  徐姐一看目的已經達到,忙不叠地把我的陰莖又再含在嘴�,繼續舔弄着,

不時地還用手指揉搓着我的兩個睾丸。随着我的手指在她肛門的深入,舌頭在她

嫩屄上的舔弄,要不是我用大雞巴擋着她的嘴,徐姐肯定又爽得淫話滿嘴了。

  徐姐吐出了我的大龜頭,說:「好老公,起來點,你的雞巴太長了,我吸得

好辛苦呀,都插到嗓子�了。」

  不等我把身體擡高,就知道中了這個蕩婦的計謀了!隻見徐姐一口咬住了我

的兩個大睾丸,放在嘴�來回地用牙齒、舌頭玩弄着。也不知道是我的工夫好,

還是睾丸長得性感,徐姐一接觸到我的睾丸,身體就開始瘋狂地扭弄起來,騰出

了一隻手揉搓着自己那對豐滿的大乳房,嘴�不清楚地浪叫着:「哦……好……

嗚……嗯……」

  舔弄了五分鍾左右,我有了要射精的感覺了,剛想起來,可是徐姐已瘋狂到

了巅峰,緊緊抱住了我的屁股。天哪!這個騷貨竟把舌頭伸進了我的肛門�!以

前我從沒玩過這個遊戲,認爲這有點是SM了(後來我才知道徐姐很喜歡男人的

睾丸和肛門),哪�受得了這個!

  眼看精關要把持不住了,我一然決然的起了身,把徐姐猛的抱起來,讓她雙

手扶住車把,将屁股擡起來,就像賽車手高速地行駛摩托一樣。我坐在後座上,

扶住了我那14厘米長的大雞巴,急不可耐地插到了她的陰道�,�面已經異常

濕潤了,不費吹灰之力就插到了她的陰道盡頭,然後雙手猛揉她的兩個大乳房。

  我們瘋狂地幹着、叫着,一起數着數……抽插到二百餘下,我們「啊」的一

聲一起來了高潮,我把濃濃的精液一半射到了她的屄�,剩下的趕緊拔出來,讓

徐姐津津有味地舔食了。

  正當我們享受着異常高潮時,敲門聲突然響起了,會是誰到地下室的倉房�

來呢?我給大家留個懸念。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